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若轻尘的博客

梅香落雪润诗笔, 明月清风融墨心。阅透人情知纸厚,抛开名利洗砚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素颜尘雪 伊水芳流  

2011-02-10 12:30:24|  分类: 情感天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素颜尘雪 伊水芳流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 

 醒来时,指尖触到脸颊上,那一抹微凉。久坐,似梦的景,我在一片安然的光影里,将欲语还休的字,一笔一划的镌刻在心上。虽未说与你听,却已在心间默念千遍万遍,我们,永不,永不会离弃。
  素颜染霜,薄纱落雪。  
  盈盈波光间,秋水如眸,望流光又尽,轻叹。眉心点朱砂,淡妆似画,帘外细雨潇潇,隔一湘珠帘,谁怜伊人枯坐,泪下千行,心觞。  
  风尘喧嚣依旧,幽芳流落几处,倚楼弹筝,抚一曲离愁。一笺素纸,试填词几阙。半盏凉茶,欲诉情几场。  
  可晓,断谁衷肠?  
  一纸盟约,纷尘似雪。  
  不期,离分劫数,劫遇流年的情殇。  
  又见,北雁南飞,飞去无雪的冬季。
  冷清的屋子,落满想念的尘,抚不去。凉薄的记忆似海藻般,纠结缠绕,愈来愈紧密,心上有种仿若暗无天日的窒息感。抬手,推开朝南的窗,晴日的暖阳,抚过细细的眉眼,却难融去心间堆砌的忧伤。素白阶下,眸中一季的颜色,只有落叶的无奈,苍白无力。

 

素颜尘雪 伊水芳流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 

 伊人临窗,花落眉间,颦蹙,微凉意。  
  罗幕轻寒,雁已去,空巢何寻呢喃语?墨滞凝重,那一纸地老天荒的盟约,徒留,霜雪满笺泪空垂。  
  翻飞的光影,滑过掌心。犹记,初遇你时,你在夏日的雨里,流着泪微笑,苍白的唇,憔悴的眸,消瘦的脸,一身的伤痕,却依旧倔强的折翼飞翔。刹那的心,竟如此的疼痛。  
  繁盛的夏,荒芜如严寒的冬,零落风中的誓言碎片,仿若纷飞的雪,飘入凋零的心上,化为似血的泪滴,滑落。  
  向南迁徙的雁儿,可知,那一片落雪的天空,尽皆,泣血的觞。  
  若水处,伊人何在。  
  岁华相误,误谁年华,尝忘情。  
  你在忘川河畔,守候成彼岸的花,静望轮回的更迭。不饮,那孟婆的汤,只为于奈何桥边,寻一段,遗失的过往。  
  你在寒江之上,与君同饮一江东水,却日日思君不见,夜夜梦君不来。月下难成眠,独饮一杯思念的毒,柔肠断。  
  你在别时江南,撑一纸素伞,停泊断桥烟雨,念繁华似梦,转瞬即逝。而今情怀不在,再难觅,那旧人旧景旧情。
  若耶溪边,遍寻不见伊人影,有谁知晓,那个泣落花满怀,诉离觞满笺的女子,飘落何处?纷扰尘世,回眸时,只见人去楼空,胭脂泪落香难觅,声声杜宇悼春尽,空赋,凄伤哀音绵绵。

 

素颜尘雪 伊水芳流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 

    曲终人散时,你轻轻的转过身,刹那,泪,如雨倾落。在掌心画下一个圈,将自己牢困,心甘情愿的原地徘徊,守着那些远去的旧日,凄美的笑着哭着,疼着痛着。你安静放开的手,悄然藏起的伤,却只为成全,挚爱的幸福。
  君又知否,自别后,那渐渐憔悴的颜,如夏日里娉婷盛放的莲,在深秋的凉风中,凋谢枯萎,零落成泥,一缕幽香飘散,直令赏花人,心碎瓣瓣如枯莲。
  微凉的指尖,堆叠的文字,情愿在那一场恍如隔世的温柔梦中,沉睡不醒,千年万年。  
  隔岸若水轻烟,寻伊人芳踪,在水一方。纤纤素手,划过轻浅的水上,漾起心间涟漪几处。  
  微风弄影,凋落残红几许。  
  应怜,别离之后,忘情之时,最是心上疼。  
  潮汐落,盈盈月上颜。  
  月满西楼,独上,颜笑何寻?
  潮汐渐落,海上月起。夜深时,清冷月华,薄如蝉,凉似水。淡云往来,月影疏疏,寂寞如冷漠的夜,漫上堤岸。  
  曲折的海岸线,一抹孤寂的影,在这样寂寞的夜里,如幽灵般游荡在无人的海滩。冷风吹醒梦的恍惚,默默,听夜吟唱的曲子,在耳边,浅绕。
  那些似曾相识的夜里,总是望月缺了又圆,圆后复缺,周而复始,不知疲倦,亦没有尽日,就如,你那深入骨血的想念。看潮起潮落,往来复去,仿若,你那难诉的寂寞,一波再一波的侵袭,心上的堤。
  数不清的无眠的夜,独坐至月落,天明。
  荒凉的心内,盛满空白。那一段段漠然的故事,不过是在证实着年华的绝望与无助,记忆的没落与虚无。指尖,流淌出悲伤的河,笔下的文字,宣泄了自己的觞,也疼痛了别人的眼,于是,想退到沉默的角落,往后的时日,不再纠缠。 

 

素颜尘雪 伊水芳流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 

   这样的时刻,总想越过时空的阻碍,将你拥在怀内,温暖你冰冷的手,拭去你隐忍的泪,代你疼,替你痛,为你流尽,悲伤的泪。都不过是丢失爱的女子,只求一隅细小的温暖,便会如孩子般,满足的微笑。
  一直深信,有一日,我们会在蓝天下,温暖相拥,望你,倾城的笑颜。那一刻,眸中的光,或许就是我们长途跋涉,苦苦找寻的,叫做幸福的感动。
  月下共望,入梦深处,心念远方的盈盈笑颜。  
  那一抹浅笑,如晨曦的第一缕阳光,明媚而温暖。  
  眉眼无恙,不诉离伤。  
  抚眉痕,轻描淡写,细妆。 
  阳光的影子,落在淡淡的眉间,凝成化不开的忧愁。静坐,望穿此季幽远的天,直至,天边渐暗,暗成黛色的眉笔一般深浓的颜色。素白的容颜,有黑色的投影,如水墨,氤氲开来。
  梦境中,沉默不语的你,立在交错晃眼的光线下,半是明媚,半是忧伤。幽幽地,一声叹息,那不成行的文,难开口的话,隐在心上,不知,如何倾诉,只望着我,却知,我都已明了。
  你轻轻地执起我的手,在我的掌心,细致的写下,你的地老,是我一个人的天荒。
  那一刻,阳光抚过我的眉眼,很浅的忧,很淡的伤,尤如那地老天荒。
  醒来时,指尖触到脸颊上,那一抹微凉。久坐,似梦的景,我在一片安然的光影里,将欲语还休的字,一笔一划的镌刻在心上。虽未说与你听,却已在心间默念千遍万遍,我们,永不,永不会离弃。
  不论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,不论微笑忧伤,哭泣心碎,我陪你,直到,比永远还长。

 

素颜尘雪 伊水芳流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