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若轻尘的博客

梅香落雪润诗笔, 明月清风融墨心。阅透人情知纸厚,抛开名利洗砚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那一天、那一月、那一年、那一世》仓央嘉措  

2011-05-18 21:56:13|  分类: 情感天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那一天》 仓央嘉措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 

   那一夜,我听了一宿梵唱,不为参悟,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。  
  那一月,我转过所有经轮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纹。  
  那一年,我磕长头拥抱尘埃,不为朝佛,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。  
  那一世,我翻遍十万大山,不为修来世,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。  
 那一瞬,我飞升成仙,不为长生,只为佑你平安喜乐。  

 


 

     那一天,闭目在经殿香雾中,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。    
      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。    
       那一年,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。     
 那一世,转山转水转佛塔啊,不为修来生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

 

 

《那一天那一年那一世》仓央嘉措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
     

 

《那一天》 仓央嘉措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《那一天》 仓央嘉措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 

 

那一刻,我升起风马,不为乞福,只为守候你的到来。  
那一日,垒起玛尼堆,不为修德,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。  
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的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。  
 那一年,磕长头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。    
这一世,转山不为轮回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  

 《那一天》 仓央嘉措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仓央嘉措,原名洛桑仁钦仓央嘉措,原籍西藏南部门隅地区。父名扎西丹增,出身于宁玛派咒师世家。仓央嘉措生于清康熙二十二年(1683)。
仓央嘉措,六世达赖喇嘛。生于康熙二十二年,十四岁时剃度入布达拉宫为黄教领袖,十年后为西藏政教斗争殃及,被清廷废黜,解送北上,道经青海今纳木措湖时中夜循去,不知所终。
    仓央嘉措是藏族最著名的诗人之一。他所写的诗歌驰名中外,不但在藏族文学史上有重要地位,在藏族人民中产生了广泛深远的影响,而且在世界诗坛上也是引人注目的一朵奇花异葩,引起了不少学者的研究兴趣。藏文原著有的以手抄本问世,有的以木刻版印出,有的以口头形式流传。足见藏族人民喜爱之深;汉文译本公开发表和出版者至少有十种,或用整齐的五言或七言,或用生动活泼的自由诗,受到国内各族人民的欢迎;英文译本于1980年出版,于道泉教授于藏文原诗下注以汉意,又译为汉文和英文。汉译文字斟句酌、精心推敲,忠实准确并保持原诗风姿,再加上赵元任博士的国际音标注音,树立了科学地记录整理和翻译藏族文学作品的典范。仓央嘉措在藏族诗歌上的贡献是巨大的,开创了新的诗风,永远值得纪念和尊敬。“自惭多情污梵行,入山又恐误倾城。世间哪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?”
    三百多年前,这位年轻多情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,从心底,轻轻吟出了这充满矛盾的诗句。他的欢乐与痛苦,无不与他的取舍紧紧相连。但无论偏向哪边,他的生命都注定无法完满。即使是贵为西藏地区神王的达赖喇嘛,仓央嘉措仍要为他的矛盾与取舍付出代价。
   

 《那一天》 仓央嘉措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《那一天》 仓央嘉措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
   

    这是一首爱的挽歌,作者在时光的感慨中体味着爱情的渐淡、渐远……从中,我们读到的不仅仅是作者的感伤,同时还包括对那朵“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”的“哭泣的玫瑰”的哀叹——时间的力量更改了爱的誓言,时间的无情让爱变得苍白。
    这首诗,每句句式结构相似,给人一种循环往复、再三咏叹之感。每节句首的时间安排而言,作者的笔法非常巧妙:天——月——年——世,层层递增,作者对“她”思念也逐层增加——听见你颂经的真言、触摸你的指尖、贴着你的温暖、期待与你相见。而后半段,时间又开始层层递减,由夜——刻——瞬,而感情却丝毫没有减弱——为了寻你的气息、为守候你的到来、为佑你平安喜乐……我们从中可以看出,作者对“她”思念之深,感情之真!但是,偏偏是这样的一种感情,却在“那一夜,我忘却了所有,抛弃了信仰,舍弃了轮回”徒增了整首诗的悲伤。

    该诗除最后一句,让人联想到了爱情以外,之前的部分给人一种人神对话的感觉,也是这首诗的巧妙之处。该诗的大段文字,均表明作者向是一位虔诚的信徒,他在经殿燃香、转经、磕长头、拜佛塔,似乎都是在与佛交流,给读者的感觉似乎是在诵佛,而与爱情无关。且诗中独特的藏传佛教文化又给全诗笼上了一层神秘色彩。我们从中感受到的是作者对佛的虔诚,而读到最后一节时,我们才真正发现,诗中所谓的佛,实际上就是作者爱恋的“她”,她在这里成为了作者心中的菩萨,她变得圣洁、美丽,让人产生无限遐想。但作者却在诗的最后,把这美的化身“抛却”“舍弃”了,原因只不过是因为这朵“哭泣的玫瑰,早已推动了旧日的光泽”,我们不禁感到一丝丝悲伤,不仅仅因为作者把自己亲手塑造的美摧毁了,还因为,我们不知道这朵玫瑰“在佛前哭泣”的原因——而这恰恰是作者要留给我们思考的东西。

 

《那一天》 仓央嘉措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《那一天那一年那一世》仓央嘉措 - 烟雨红尘 - 烟雨红尘的博客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0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