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若轻尘的博客

梅香落雪润诗笔, 明月清风融墨心。阅透人情知纸厚,抛开名利洗砚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女人·半枕香艳丛谈  

2011-07-12 13:58:19|  分类: 诗情画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女人·半枕香艳丛谈 - 烟雨红尘 - 梅若轻尘的博客


长夜。孤灯。黄卷。
意念中,莫不是生出几分红颜如玉般的活色生香来?
枕边,或是情人,或是知己,或是爱人,抑或是一册淡墨书卷。
信手拈来,便也是半枕香艳,丛谈其间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一帘幽梦、一枕山水     

女人·半枕香艳丛谈 - 烟雨红尘 - 梅若轻尘的博客


暮色低沉,夜凉如水。
一盏柔和小巧的壁灯,一本足以让自己安之若素的好书。
即使慵懒的依偎在床头,披襟而阅,也可以在寂寞的日子,
视而不见玫瑰的诱惑。枕边总是散放着一些至爱的文字,
悠然探出手去,展开书卷一册,与独语者互传一个眼神,
在历史的廊檐下眺望一下迷离的风景,该是恬淡心灵的最佳方式。
信一页页蘸墨的清香,和着幽婉的筝曲,
行云流水中风雅袭人,禅心宁然。
诸般妙处,每有意会,欲辩已忘言。
清人张潮在《幽梦影》中说:“文章是案头山水,山水是地上文章。”
照此说来,这枕边书,倒也真真是一枕山水了罢。
莞尔一笑。散乱在枕边的黑发不再寂寥如斯,
所有迷乱的心绪在书的低诉中渐渐清晰柔和。
那时,孤独只是手掌心跳跃的灰尘,你可以玩味,也可以视而不见。
书的墨香欣然抚平我们深锁的眉头,蒸发掉心头那片如潮的苦涩,砚开浓浓的忧伤。
   读着,看着,沉思着,体会着……

 在顾盼的眼神中,一弯月色清朗。

女人·半枕香艳丛谈 - 烟雨红尘 - 梅若轻尘的博客

 
古人云,书中自有颜如玉,大概是对一个女人容貌的至高褒奖。
精雕细琢,温宛圆润。这样的一个绝色女子,不为脂粉,不为华服,
单单靠书卷灵气而倾倒众生。云叠千山之后呢?
本雅明在《单向街》中说:书和女人,都可以带到床上。
如此说来,这红尘之中,任他百尺万丈。书和女人,自是缠绵不休的了。
枕边书可以是大江东去,也可以是小桥流水;可以是圣贤名言,
也可是乡间俚语;可以是大家闺秀,小家碧玉;也可以是田间农人、
山中樵夫;可以是满汉全席,也可以是小菜一碟。总之,枕边书亦雅亦俗,
亦庄亦谐,亦专亦杂,亦厚亦薄,古今中外无所不有,自然、社会无所不及,
常常信手放在枕边,本本皆成特别。
那,女人呢?女人可以是豪情巾帼,也可以是柔情万种;
可以是优雅高贵,也可是纯朴简约;可以是聪慧纤巧,婀娜多姿,
也可以是率直爽朗,义胆云天;可以是红袖添香,也可以是秉烛夜谈。
总之,书中的佳人,枕边的女子。百媚千红的,香艳其中。


 

女人·半枕香艳丛谈 - 烟雨红尘 - 梅若轻尘的博客

 

如若,长夜孤灯,秋雨荷塘……何人何事何消磨呢?
“寂寂寥寥扬子居,年年岁岁一床书;
  独有南山桂花发,飞来飞去袭人裾。”
一窗清辉剪影,一肩青丝妖娆。斜倚在床上,翻阅唐诗,
吟颂诗人千载而下的绝唱。或者,拈一页青葱岁月的读本,
流连于弹指芳华间……深夜的静谧,徜徉的遐想。
即便是孤单了些,不也是尘世的一种幸福。
故此,释然。
惬意的缩到被里,门窗紧闭,隔绝了整个外面的世界。
我在自己的阁楼中,深深浅浅的素描时光。
柔柔的灯晕散落了一地,顺手拿起一本书,换个舒服的姿势,
不一会的工夫,已经绵绵密密的织出一幅无尽的长卷……

 

女人·半枕香艳丛谈 - 烟雨红尘 - 梅若轻尘的博客

长夜。孤灯。黄卷。
枕边是谁?情人,知己,爱人……抑或是一册薄薄书笺。
总少不了这墨香的罢。
于是,便记得《枕边书》中这样的句子
有一半的楼梯已经陷入孤立
另一半,被我组装成一套古色古香的檀木家具
我坐在家具里,吻着你脸上幸福的泪水
你的泪水,和这个春天一起,弥漫在我身体周围。
——女人,谁枕香艳丛谈

 

女人·半枕香艳丛谈 - 烟雨红尘 - 梅若轻尘的博客

 

我闭上眼睛。听你说起消失的海水和陆地
在一本打开的回忆录里
说起陌生人的孤独和空虚
 说起形式主义者的楼梯,然后说起自己:
我闭上眼睛就可以在你面前走来走去
你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
分开了我肠胃里拥挤的人群和空气
然后犹如一把扇子
我拉着你的手,从墙壁里走出去。
形式主义者的墙壁。他的焦虑和全部压力
来自对生活底层的恐惧
来自对集体无意识的抵抗
他说:对我来说,阻止你们只是一种本能
你知道,当然,你不会相信。
我偷偷吃着昨天尚未融化的积雪和烂泥……
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我们已经下了楼梯。
有一半的楼梯已经陷入孤立
另一半被我组装成一套古色古香的檀木家具
我坐在家具里,吻着你脸上幸福的泪水
你的泪水和这个春天一起
弥漫在我身体周围。
我坐在阳台上,看着远处开阔的天空
  眼前一片明朗……
这时候我多么想跟你说,亲爱的
我抱着你就仿佛抱着整个天空
  抱着你皮肤上一闪而过的光线和阴影。
——今夜,我不是他的枕边书

 

女人·半枕香艳丛谈 - 烟雨红尘 - 梅若轻尘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